全世界不乏经济发达、底蕴深厚的大都市,他们以自身的实力与足球的魅力互相支持,最终让足球成为城市宣传时的一张醒目名片。不过,那些我们耳中名字不够熟稔的小城,在年生里反倒因寂寂无名而动人。那里有花有茶,有酒有诗,也因有足球而熠熠生辉。比如西班牙西南部城市赫雷斯。

赫雷斯全称“赫雷斯-德拉弗龙特拉”, 近瓜达莱特河北岸。古曾属罗马帝国,八世纪为摩尔人所占,1264年起成为西班牙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城市。1312年,圣殿骑士军团曾在赫雷斯城内的圣格力恩他塔被斩首。圣殿骑士团全称为“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穷骑士”,法国贵族和其它八名骑士成立圣殿骑士团以保护前往耶路撒冷的朝圣者免于强盗袭击。圣殿骑士团成员需要遵从修会的三大规定:守贞、守贫、服从,此外还要发誓保护朝圣者,这是他们作为圣地的军事修会与一般的修会相区别的地方。当年的圣殿骑士们由于拒绝与他们宣誓永远忠诚的圣殿骑士军团脱离关系,被围困在此要塞,他们誓死抗争,以至于最后在这里被斩首,骑士们的血泪流洒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故该塔又被称为血塔。

赫雷斯不仅拥有血与火交织的动人历史,这里还是征服者巴尔博亚的家乡。作为西班牙殖民探险者,巴尔博亚是第一个横穿美洲大陆到达太平洋东岸的欧洲人。他曾因债务问题从西班牙逃往海地,于1500年前往美洲探险,在海地垦荒;1510年移往巴拿马地峡海岸的达连,在那里建立殖民据点;1513年随航海队外征,最终发现了太平洋。

但作为足球城市,赫雷斯几乎没有什么名气,跟这样的霸主没法比,也不如巴伦西亚、塞维利亚和毕尔巴鄂那般有风格,赫雷斯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947年,多年来征战于西乙赛场,仅在2009-10赛季第一次得以染指甲级联赛。他们没有辉煌的历史,也没有耀眼的球星,甚至鲜为海外球迷所知。尽管如此,这个西班牙大陆上毫不起眼的小城,也会用他最自豪的产出“雪利酒”来为足球喝彩。每逢赛事精彩的足球之夜,人们都会涌进小酒馆,在一杯杯颇负盛名的葡萄佳酿之中释放出自己的热情。

英国作家莎士比亚曾在他的剧作《亨利四世》中如是写道——如果我有一千个儿子,我会教导他们做人的首要原则是:摒弃那些平淡无味的凡酿,而只沉醉于雪利酒。他还将雪利酒赞誉为“装在瓶子里的西班牙阳光”,其之所以闻名于世不仅由于赫雷斯天然的风土条件,还在于它特殊的酿造方法:酒在橡木桶中发酵时,酒农会故意留下1/3的空间,让酒接触到空气,而产生一层由天然酵母菌孢子构成的白色薄膜,当地人称为开花。这种“花”不仅保护底下的酒不被氧化,使酒保持明亮的酒色,并且还能创造出极佳的口感以及新鲜、强烈、令人垂涎的面包香气。而特殊的陈年系统“索雷拉”,则让雪利酒可以同时兼具新酒的清新和老酒的醇厚。

小小的赫雷斯城,英国人在这里留下了优良种马,阿拉伯人在这里留下了精美建筑,吉普赛人则留下了弗朗明戈。晨起去皇家安达卢西亚马术学校观看豪华的马术表演,午后欣赏一场不那么悲情的的弗朗明戈,傍晚参观佩德罗-多梅克酒庄品尝一杯甘冽的Finos,来赫雷斯完成了这三件事,才算是不虚此行。

相关阅读

文:江暖